免费整容还有钱赚 你信了吗?

 二维码 28379
发表时间:2021-03-23 08:18网址:http://www.yn-mg.cn

零成本变美,还能赚钱……如果有这样一份兼职,你心动吗?


两年前,在成都读大一的张璐想要抓住这样的机会。她顺利拿到一家医美机构的兼职offer,随后,在“兼职免费整容”的诱惑下,贷了款,整了容。


没想到,等待她的是鼻头发红、鼻翼留疤,还有催收短信的轰炸,甚至还有人身威胁。


招聘:

必须贷款整容

身份证过期也能贷


“学生满18岁可做,办公场地自由,在手机上可操作。”2019年6月,临近暑假,张璐看到各式各样的医美兼职广告,以招募美容医院推广人为主。


“底薪2000起,全额补贴首次整形任意项目……”看中了“成都美哒科技有限公司”(以下简称美哒科技)发布的兼职推广员职位,张璐决定去面试。


2101427.jpg

兼职广告。受访者供图


张璐回忆,面试地点在成都市武侯区武晋路,公司名为“丽恩国际医美”。人民网《人民直击》记者查询到,该机构全称为成都武侯丽恩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丽恩医美),2018年6月曾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。


张璐告诉记者,医院很“高大上”,照片墙上有不少专家,先是由美哒科技工作人员带她参观诊室,后来到一间办公室,由丽恩医美“总监”面试并介绍工作内容。


“每月向医院推10个人的微信,有朋友需要整容的话就直接带到医院来。享受底薪加提成,签兼职合同。”张璐回忆,工作人员让她按照一张海报的要求招募“代言人”,代言人需要有整容需求,“不是贷款整容的还不行,必须是贷款整容的。”


2101428.jpg

“代言人”海报。受访者供图


此外,工作人员发给张璐一张手机备忘录截图,教她招募代言人的“话术”,比如“为什么免费做了项目还有底薪呢,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好的事?因为你变好看了朋友都是看得到的,就是在帮我们宣传了。”


2101429.jpg

招募代言人的“话术”。受访者供图


“工作人员说,我们做了兼职,就会有福利,医院的产品都可以免费做。”张璐告诉记者,交代完工作内容,工作人员与她寒暄起来,“女孩子都爱美嘛,你自己最想调整哪个部位?”


“我本身也想做鼻子。”张璐坦言,“想变得更好看一点。”


所谓“免费”,需要先以自己的名义在网上贷款,贷款的钱由医院每月分期“补贴”,张璐告诉记者,当时面前放了厚厚一沓签过的协议,觉得很靠谱,“我就签了商业合作协议书和消费补贴活动用户协议。”


2101430.jpg

消费补贴协议。受访者供图


签字后,张璐的手术方案被当即制定:膨体假体+耳软骨+鼻翼缩小。同时,工作人员开始拿她的手机操作贷款。


其间,张璐称身份证已过期,工作人员表示“可以办”后走出房间。不一会儿,对方拿回一张与张璐身份证背面户籍地址一样的“身份证”,至于证件真假,张璐无从判断。


接下来,下载App、上传身份证、扫脸,在两家App共贷款34890元,分24期还款。张璐称,钱直接打到了医院账户。


一天内,原本只想找一份兼职的张璐,办了入职、确定了整容手术方案,还贷了款。


两周后,正式手术前,张璐才见到主刀医生。这时,她要求看手术相关材料,发现当初约定的“膨体假体”变成了“硅胶假体”。工作人员则称,她的皮肤不能做膨体。


“我看网上说硅胶便宜并且材质不好”,在张璐坚持下,医院给她换成了包装上全是外文的“进口”硅胶材质。手术这才往下进行。


“拆了线我就发现手术失败了”,张璐称,拆线后,鼻头是红的、歪的,还有明显的疤痕。当时,医院工作人员解释:“还在恢复期。”但手术过去快两年了,张璐称情况依然没有改善。


话术:

“整完形象好

可升职”


“你看你的鼻子不够立体,眼睛不够大,双眼皮不够双,还有点婴儿肥……”2020年毕业的小陈,在成都应聘整形医院咨询顾问时,被工作人员持续进行外貌方面的打击。


“你喜欢自己的眼睛吗?有没有哪块觉得不满意?”小陈表示,通过面试后,在岗前培训中,工作人员会要求应聘者做自我面诊,阐述自己的面部缺陷。


有工作人员称:“你变好看了,就以自己为案例,然后去说服别人。”


“整完之后,形象会好些,我会给你一个机会,把你升为面诊助理。”小陈称,医院一个领导向她做出了这样的承诺。


面对小陈经济能力不足的说辞,该领导表示可零首付分期,并索要其手机,称可以帮忙查询征信。


“她们劝我先做个体检。”小陈回忆,“简直是硬来,我偏瘦、低血糖、血管很细,护士第一针将血管扎破了,乌青了一大片。”


随后换了个护士,小陈记得,抽了一管血后,第二管抽不到血,于是三个护士一起操作,“两个护士用力挤压我的胳膊,我抗拒,她们硬是挤出了第二管血,那时候我就有了深深的恐惧和无力感,眼前全黑了。”


事后,小陈感到害怕,开始查分期贷款,发现被下载了三个App,贷款共计9.5万元。


面对近十万元贷款,小陈“惊了”。这时,上述领导表示已为其安排了手术。以“吃了头孢”为借口,小陈暂时躲过了手术。


“这就是个坑。”打定主意后,小陈找到该领导,以父母同意手术、愿意提供资金为由,要求取消分期。在其坚持下,分期得以取消。


和小陈同年毕业的李晶,在长沙应聘时也遭遇过类似话术与经历。2020年11月,她在招聘平台看到一则“整形医院咨询师助理”的招聘启事。对方表示,需通过面试、培训、笔试、复试后才能入职。


通过面试后,在“长沙珀斐医疗美容院”,李晶开始了为期三天的培训。之后,她被告知未通过笔试,但以“仅差一两分及态度良好”为由进入复试,“现在才反应过来,所谓复试就是让我贷款整容。”


“她们说,自己做过才更有说服力。”李晶告诉记者,因为长得没那么好看,美容医院让其做“眼综合”手术,并承诺术后每月多给她分一些“做眼睛”的客户。


“趁着员工价,越早做越好。”本就对“颜值”不自信的李晶,经不住工作人员相互“打配合”,在一款名为“美栗”的App上贷款15200元,分24期,每月须还款888.7元,利息6128.8元。


2101431.jpg

贷款合同。受访者供图


贷了款,未签入职协议,未面诊,未制定手术方案,李晶第二天就被安排了手术。


当天,体检后等待许久,一名刚下手术台的医生急匆匆为李晶面诊。“之前她们跟我说,员工在自己医院做,会做得更好一点。可进了手术室,医生压根不知道我是这里的‘员工’,还问我在哪工作”,李晶说。


“手术时,医生才说手术难度比较大”,回忆两个多小时的手术过程,李晶说,“很疼,跟舍不得打麻药一样,绝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。”


术后,李晶询问何时能入职,工作人员开始推脱,“不是让我继续休息,就是说让我去见医院领导。”


随之而来的是,术后眼睛没有达到预期效果,反而一大一小,还留了疤。


李晶慢慢意识到被骗了,无奈开始重新找工作。


毕业后数月没有稳定经济来源,再加上整容欠下贷款,她只得向朋友借钱来维持生活。


不止李晶,还有网友反映,在长沙应聘医美咨询师助理职位时曾在“珀斐”培训,期间被工作人员要求整容。


2101432.jpg

网络截图


3月22日,长沙珀斐医疗美容院法定代表人胡坤接受《人民直击》采访时表示:“不存在必须要整容才能入职。”


该美容院一名廖姓工作人员表示,美容院与线上、线下多家第三方转诊机构签约,对方向美容院介绍客户可获得分成,可能有第三方转诊机构打着珀斐的旗号招聘,并借用美容院会议室、以新员工培训为名让顾客进行手术。其承认美容院存在“漏洞”,表示将彻查。


困局:

涉事公司正注销

第三方贷款平台威胁还款


“贷款逾期后,催收电话立马就来了。有辱骂的,有扬言要杀我的,还有注册很多App给我手机发验证码进行短信轰炸的。”两年来,张璐一直活在当时贷款整容的阴影中。


张璐表示,当时在丽恩医美,现场工作人员帮她下载的两个贷款App分别是即分期、分期乐。


张璐提供的“美哒整形消费补贴活动用户协议”显示:甲方(美哒科技)在丽恩医美推出整形消费补贴活动。凡参与该活动的客户,其在机构的消费金额34890元,可获得甲方的全额补贴。


“2019年9月给了我两笔钱之后,就开始不返钱了。”张璐说,“这两笔补贴也是我催很多遍才转给我的。”


张璐发现,在该医院做兼职推广的微信群里,不少人和自己情况一样,都收不到“补贴”。“我们就创建一个维权群,去找医院退钱。”“美容医院说并不知道美哒是怎么运营的,只说美哒需要每月为医院推送人来整容。”随后,张璐和其他维权者组团向当地派出所报警,并在人民网《领导留言板》反映问题。


2101433.jpg

网友留言及武侯区委办公室回复。《领导留言板》截图


2020年2月,成都市成华区政府回复称,民警前往美哒科技营业执照地址、公司办公地址走访,两处均无该公司。成华区市场监管局已申请将其列入异常经营名录。


武侯区委办公室2020年1月回复,经核实,张璐等人在美哒科技应聘兼职推广员,该公司要求面试者需先在丽恩国际医美贷款整容,贷款方为第三方平台,现整容的钱未退还,且第三方贷款平台威胁还款。案件材料报至武侯区公安分局,正在进行调查。同年5月,武侯区委办公室回复称,美哒公司现已失联,将美哒公司、美容整形医院、贷款平台在经营过程中出现的行业乱象推送市场监管局、金融办等相关部门进行综合治理。


张璐表示,2020年5月,自称受美哒科技委托的李金龙与张璐在内的8个维权者进行调解,在派出所签订了调解协议。


2101434.jpg

调解协议。受访者供图


本以为可以还清贷款了。张璐没想到,直到现在,她还有1万余元没有还清。李金龙承诺的按月“补贴”断断续续,时有时无。她依然时常被催债信息轰炸。


3月17日,记者致电武侯区委办公室询问该案办理进展,工作人员称查询后再回复,并记录了记者联系方式。截至发稿时,记者未接到回复。


记者通过大众点评搜索到“成都丽恩国际医美”并拨打店铺留下的电话,接线人员表示丽恩医美已经在走破产程序,自己也早已离职。


“不止你一个,这种情况得有几十人。”上述接线人员说:“只能你自己还,美哒那边也跑路了。”


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涉事企业美哒科技及丽恩医美均已发布清算组备案信息,进行注销公告。


律师:

若整容医院和贷款平台合谋涉嫌诈骗


不仅是医美领域的招聘。记者梳理发现,近几年,以各种职业招聘为名诱导应聘者贷款整容的案例比比皆是,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贵州等地警方已接连打掉多个“招工美容贷”诈骗团伙。


2020年7月,贵州警方披露,有诈骗团伙通过能提供主播、模特、网拍等高端职业来包装自己,诱骗女性求职者贷款整容。


同年8月,北京警方打掉10余个“招工美容贷”诈骗团伙,刑事拘留嫌疑人123名。团伙成员称可以介绍经理助理、私人秘书等岗位,月薪10万左右,诱骗应聘者面试,再灌输只有通过整容提升形象,才能获得机会。接着,“面试官”提出由应聘者先行贷款,许诺整形费用由公司全额报销。完成手术后,则以不接电话等方式拒绝兑现工作,后以工作需要“陪客户”“陪睡”等言语侮辱、诋毁应聘者,迫使其自行放弃。


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执行副主任郑小宁表示,招聘公司无权要求求职者进行整容。招聘单位与求职者在法律上处于平等地位,要求或诱导应聘者整容有违《劳动法》规定。求职者可以向劳动监察部门举报。


裁判文书网相关判例显示,因“招工美容贷”被起诉进而被定罪的整容医院和相关机构,罪名多为诈骗。“在是否涉嫌诈骗的问题上,关键在于整形医院有没有与招聘公司、网贷平台实施诈骗的合谋,比如他们之间是否有合作协议、是否对求职者支付的资金进行共同分配(分赃)等。另外,整形医院本身是不是合法公司,也是应当考虑的因素。”郑小宁分析。


对于已经深陷“招工美容贷”陷阱的求职者,郑小宁建议:求职者可继续向求职公司、整形医院主张权利,协商沟通,过程中收集和保存相关证据,及时提交给警方,推进立案;对于因整形受到的身体伤害,可以向卫生行政部门申请医疗损害鉴定,从而向医院主张权利,同时要求调查医院有无违法违规行为。(文中张璐、李晶为化名) (席莉莉 唐佳)


来源:人民网




文章底3百度.gif

文章底4公众号.png